欢迎访问快维家电维修!400-138-6178
400-138-61-78
24小时免费热线
全部服务分类

多丽燃气灶维修(多丽燃气灶多少钱)

发布日期:2022-09-19 浏览次数:17

多丽燃气灶维修(多丽燃气灶多少钱)

前沿拓展:


你能想象得到吗?在上世纪初时,美国有个女人把情人藏在了家中阁楼里十年。

丈夫在家里十年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,直到十年过去了,随着情人主动出来,丈夫竟才发现了这个屈辱的真相。

想到妻子十年来对自己的背叛、想到一个男人竟然在自己家中住了那么多年,丈夫不禁勃然大怒,只是还没等他想做什么事情时,一个意外却随之降临了。

这个意外究竟是什么呢?那个女人和她情人的结局又怎样呢?

要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,我们得从这篇文章的女主角多丽身上开始说起。

多丽对金钱的追求

多丽出生于1880年的德国,在她年龄还很小时,她就跟着父母移民到了美国。

在多丽的成长过程中,她并没有能享受到太过于充裕的物质生活。

因为家里条件比较差,所以她小时候就要帮家里做些农活,是那种在劳作中成长起来的女孩。

不过长久的劳作没能影响到她美丽的外形,在长大之后,漂亮的她斩获了周围很多小伙子的芳心。

对于漂亮的多丽,很多小伙子都会对她大胆进行追求。

不过多丽对这些小伙子的追求通通没有接受。

她从小到大苦头已经吃够了,她不想再继续把这样的生活延续下去,她感觉自己的外貌能找到更好的男人、她觉得自己能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于是,多丽接下来就去了大城市里工作,一边想赚些钱、一边想看看能不能傍上一个大款。

当她在一个纺织厂里工作的时候,她果然碰到了她想要找的人。

那个人叫做弗莱德,是多丽所在纺织厂的老板,非常有钱。

最重要的是弗莱德年纪还不是很大,1877年出生,只比多丽大了三岁。

弗莱德在自己工厂中看到多丽的时候,很快就被她的美貌给吸引住了,于是就对多丽展开了追求。

在弗莱德的强势追求下,多丽接受了他的爱意。

后来,随着二人感情的稳定,多丽辞掉工作、嫁给弗莱德当了一个清闲的富太太。

在刚结婚的时候,两人的感情还算稳定,多丽很满意于弗莱德的财富、弗莱德很满意于多丽的美貌,双方并没有发生什么矛盾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还生下过一个孩子。

只是还没等这个孩子长大,孩子就夭折了。

这件事情让夫妻两人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再生下过孩子。

养在阁楼里的情人

随着年龄的增长,二人之间的浪漫和激情慢慢被消磨掉。

可能是生意上的应酬多了、也可能是慢慢对多丽产生了厌倦,弗莱德回家的时间一天天变晚。

有时候甚至醉醺醺的,一回家倒头就躺在床上睡觉。

不要说给予多丽夫妻之间的关爱了,就连陪多丽说句话有时候也很难。

弗莱德的行为让多丽感觉自己被冷落了,在家里无所事事的她开始被无尽空虚所笼罩,为了寻找乐趣,她把目光盯到了弗莱德工厂里的一个小伙子身上。

这个小伙子叫做奥托,当年17岁,还没成年,是弗莱德工厂里的维修工人,长相帅气,浑身还散发着蓬勃的朝气。

在多丽见过奥托一眼之后,就对这个小伙子产生了浓浓的兴趣。

于是,当某一天家中的缝纫机坏了后,多丽感觉机会来了,她开始联系弗莱德工厂里的人,让把年轻的奥托安排来家中修缝纫机。

在奥托来之前,多丽精心做好了打扮,特意穿了很暴露的衣服迎接奥托。

面对心怀不轨的多丽,奥托刚开始表现得很拘谨,一心只想着把缝纫机修好。

就在他修缝纫机的时候,多丽做出了行动。

她直接来到奥托的面前,把身上的衣服都给脱掉了。

那时奥托只有17岁,没见过什么世面,面对多丽这么一位漂亮又有魅力的富婆又哪里把持得住。

很快,他们两个人就做了一些背叛弗莱德的事情。

在这次私会之后,多丽开始迷恋起了这种感觉。

后来一旦有机会,就会把年轻的奥托约出来。

他们刚开始选择私会的地点是外面的酒店,生怕在家中被弗莱德发现。

但后来发现在外面的酒店约会更容易被发现、弗莱德白天也根本不会想着回家,所以他们胆子就大了起来,开始选择在了多丽家里私会。

随着奥托来多丽家中的次数变多,周围的邻居也发现了不对劲。

开始怀疑多丽是不是出轨了,要不然怎么会经常把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叫到家中?

面对邻居们的怀疑,多丽装作很坦然地对他们进行了解释,说奥托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,来自己家中是看望自己的。

多丽的这番说辞,邻居们勉强相信了。

不过虽然暂时糊弄了过去,但这也给多丽提了一个醒。

正所谓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要是奥托再继续这么频繁来往于自己的家中,事情迟早有一天会暴露。

为了防止事情暴露导致自己失去现如今富裕的生活,多丽决定做出一些改变。

这改变并不是和奥托断绝这段关系,她舍不得年轻帅气的奥托,她想做出的改变是把奥托当成金丝雀一般圈养在家中的阁楼里。

多丽的家很大,房子的上面还有一个存放杂物的阁楼,那个阁楼勉强能够让一个人居住,平时弗莱德根本不会上去。

在考虑周全后,多丽和奥托说出了这个想法。

对于多丽这个想法,奥托很欣然的答应了。

住进多丽家的阁楼里虽然会失去自由、还有被弗莱德发现的风险,但是好处也不少。

第一个好处就是能时常陪伴在多丽这个漂亮的女人身边。

第二个好处是不用再辛苦工作了,有人养着他,不工作不用担心会挨饿。

第三个好处是他有时间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了,奥托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作家梦,有人养着,他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写作。

想明白之后,奥托很开心地住进了多丽家的阁楼里。

在多丽家居住期间,他一般会白天下来房子里活动。

一边和多丽私会、一边帮着多丽打扫房间的卫生,生活过得很有滋有味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弗莱德对他的存在完全没有什么知觉。

直到奥托住的时间长了、警惕心慢慢降低了,弗莱德才渐渐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。

第一个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晚上阁楼里经常会传出一些轻微的声响。

第二个不对劲的地方是家里的食物经常会莫名其妙变少,他自己买的雪茄也会时不时变少。

在弗莱德把这些情况告诉了多丽后,多丽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,为了把这件事情掩饰好,她决定对弗莱德进行洗脑。

她告诉弗莱德说自己根本没有听到什么声音,也没有发现家里的食物变少了,她认为弗莱德很可能是压力太大、精神出了问题。

多丽洗脑多了之后,弗莱德也感觉可能是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,还为此去看了医生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他从来没想过要上到阁楼里去看一看。

几年之后,随着生意布局的变动,弗莱德打算到洛杉矶去发展,想把家也搬到洛杉矶去。

听到弗莱德这么说,多丽很主动地把找房子的事情包揽到了自己身上。

为了能把奥托也带到新家,多丽专门找了一个带有阁楼的房子。

搬进去之前,多丽先让奥托去提前住了下来,等感觉差不多了,自己和弗莱德后面才搬了过去。

在这个新房子中,他们三个人又继续相安无事共处了几年。

事情败露

一直到多丽和奥托出轨差不多十来年时,一个意外的发生才打破了这微妙的平衡。

在1922年8月22号的时候,弗莱德和多丽在外面参加宴会归来。

这次一回来,弗莱德不知道为什么和多丽发生了争吵。

双方争吵得很激烈,吵着吵着,奥托在上面听到了一声很大的撞击声。

这声音让奥托听得很揪心,由于无法判断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奥托决定下去看看。

下去之前,他带上了两把手枪。

这两把手枪是多丽给他买的,可能是想过迟早会有一天被弗莱德发现,多丽很早之前就给奥托买了两把手枪防身。

下来之后,奥托发现多丽并没有遭遇什么危险,弗莱德只是在下面摔了些东西。

不过多丽是没事了,弗莱德却是被气炸了。

看到这个曾经在自己工厂里打工的小伙子,又想到了这些年来经常会听到的声音,他瞬间就想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愤怒之下,他挥起拳头直接打向了奥托。

在双方纠缠时,体型粗壮的弗莱德占据了优势,奥托知道自己打不过弗莱德,就举起手枪朝弗莱德开了几枪。

在身上被击中三枪之后,弗莱德死了。

弗莱德死后,奥托为了掩人耳目,决定把这件事情伪造成一件入室抢劫案。

他先是把多丽从外面反锁进了一个衣柜里,然后又拿着弗莱德的一个昂贵手表离开了房子。

在他走后,多丽开始在衣柜里大声呼救,并用双手用力捶打衣柜发出声音。

听到这些声音,再联想到之前响亮的枪声,周围的邻居感觉多丽家可能出事了,于是就帮忙报了警。

在警察过来后,他们打开衣柜门把多丽放了出来。

刚一出来,多丽就施展出自己高超的演技,对着弗莱德的尸体痛苦哭喊了起来。

面对警察的询问,她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,说自己刚回家,就被人推到衣柜里锁了起来,然后外面传出了撕扯声和枪声。

之后她感觉弗莱德可能出事了,就开始大声呼救。

多丽当时演得很好,过来的警察们都相信了她的话。

也没检查阁楼,仅只是在一楼检查了一番后,就做出了定论,认为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。

凶手可能是会开锁的高手、也可能是弗莱德的熟人,并没有使用暴力手段破门而入。

在入室之后并没有动其他财物,抢了那块昂贵的手表就跑了。

事情的结果

事情草草结案后,奥托又继续回到了阁楼里居住。

而多丽一边和奥托维持着以前的感情,一边又勾搭上了一名英俊潇洒的律师。

也不知道她脑子是抽了哪一根筋,在跟那个律师谈恋爱时,她把之前被奥托拿走的手表送给了律师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块手表示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

直到一年后这名律师带着这块手表进入了警察局、被人认出来了,警察才再度对多丽进行了调查。

面对警察的审问,多丽和以往一样滴水不漏,说这块手表是自己事后在沙发下找到的,可能当时的凶手并不是为了钱财所杀人。

虽然警察不太相信她的话,但是暂时没有其他证据,就只能把她放了回去。

在多丽这次被关押期间,她担心住在阁楼上的奥托没办法照顾自己,就拜托了他的律师情人去给奥托送饭,说这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、一直住在阁楼里,让律师用暗号把奥托叫出来。

在律师把奥托叫出来后,他们两个人进行了一番深入的交谈。

在交流中,奥托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是多丽的情人,并把自己曾经枪杀了弗莱德的事情告诉了他。

刚听到这桩隐秘的事情,律师是有些震惊的。

不过当时他和多丽的感情已深,他并不愿意因此把多丽和奥托揭露出来。

为了能独享多丽,他在经过奥托同意后把奥托送去了加拿大,帮助奥托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工作、让奥托开启了他的新生活。

随着奥托的离开,多丽和律师又好了几年。

直到1930年时,事情才发生了新的转机。

因为后来那名律师被多丽给甩了,所以律师一气之下就到警察局揭露了这件事情。

多丽和奥托落网后,他们仅只是被关了一段时间就又出来。

之所以没有对他们施予刑罚,主要是法院里的陪审团倾向了他们。

在弗莱德被杀时,多丽并没有动手,她只是事后做了一些伪证、说了一些慌,所以陪审团觉得她没有罪。

奥托呢,则只是一个被圈养的可怜虫,多年来一直依靠多丽生活。

赔审团觉得他当时是为了保护多丽和自己才迫不得已开的枪,并不算谋杀罪,只是过失杀人罪。

因为当时已经过了过失杀人罪的追诉期,也就没有追究奥托的刑罚。

二人被放出来后,多丽拿着弗莱德的钱找个老伴度过了自己的晚年,奥托则继续回到了加拿大,陪伴自己新组建的家庭度过了晚年。

在这整个过程中,弗莱德是最倒霉和最可怜的那个人,明明赚到了大量的财富,却最终为别人做了嫁衣,自己被杀凶手还得不到惩罚,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情吗?

拓展知识:

My title page contents